第一章:车祸后的重生

我十四岁辍学放牛,牛被我放得越来越瘦,还不明原因的死了一头,年满十六岁,父亲果断丢我到鞋厂打工。

出门打工,自由啊,快活啊!十六岁,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跟组长吵架,跟经理顶嘴,干得不爽老子还不干咧。

躲到厕所抽根烟,警报器响个不停,被保安逮了个正着,一根烟罚款两百块大洋,得了吧,今天又白干了。

我这人吧,没什么理想、没什么抱负,餐餐食堂有饭吃,月月卡里有工资,其他的爱咋滴咋滴。

所以为鞋厂牺牲了十年大好时光,当初进厂干什么,现在还在干什么。

见到喜欢的女孩不敢表白,嘴笨啊,都被别人先下手为强、捷足先登了,老老实实车鞋子。

说说我吧,白白拥有“高富帅”的条件,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不得不靠双手拿鞋,双脚踩针车,愣是把自己过成了杨白劳。

二十六岁一事无成,都说三十而立,管他呢,不是还有四年时间吗?

骑着我的小电驴,出厂兜兜风,管他千山和万水,反正我也上不去。

这座城市真美啊,高楼林立、美女如云,看得见、摸不着,反正看看不花钱。

找了块绿化带蹲下来,一个面包一瓶水,简简单单过一餐。

抬头仰望,眼前这座大楼真气派,高耸入云啊!“尚迪集团”四个大字真真够大,简直是高大上得不要不要的。

切,关我啥事,骑上我的小电驴,打道回府,回去好好车鞋子,翘班出来,组长一定气疯了,就喜欢看他生气的样子,哼!

我也来高歌一曲“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

“砰”的一声,我和我的小电驴飞天了,目标直击美国洛杉矶,直接附体一具植物人身上。

“柯凡,你快点醒过来吧,你已经整整昏迷了一年,妈求你了,快点醒过来吧,尚迪集团快要撑不下去了,你爸也一病不起,你让妈一个人怎么办啊!”柯迪边说边牵着柯凡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柯凡微微的动了动手指头,沉重地眼皮无法睁开,柯迪见状,兴奋不已。

对着进门的护士说:“我儿子,他刚刚又动了,可是为什么他还是醒不过来?”

护士说道:“您别着急,病人什么时候醒过来谁都不好说,有些病人没多久自己就醒过来了,有些病人三五年也能醒过来了,有些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你胡说,我儿子才不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呢!”柯迪还想说什么,只觉得自己的手被几根冰冷的手指头碰触,低头一看,泪水喷涌,兴奋得叫喊了起来:“醒了,我的儿子醒了。”

护士见状,连忙呼叫医生,医生做了全面检查,纳闷的摇头:“不应该啊,照理说植物人基本上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啊。”

柯凡坐了起来,对柯迪说:“妈,有我在,您放心!”

继而转头对医生说:“麻烦,请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妈,我的手机呢?”

“在抽屉里,我拿给你,我一直有给你充电,只盼着你能醒过来,现在好了,尚迪有救了,别再跟你爸置气了,因为尚迪的事,他的心脏也总是时好时坏的,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呢。”

“妈,我姓柯,不姓尚。”

柯迪欲言又止,把手机递给柯凡。

柯凡接过手机,拨通电话:“沈驰,过来接我。”

“你醒过来了?太好了,没你在,这一年撑得我好辛苦。”

当两人相见时,四目相对了好久,握拳相向,短暂紧紧拥抱,此时无声胜有声。

回到久别的家,柯凡犹如重获新生,只是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是哪里。

沈驰递给柯凡一个文件袋:“你要的东西全部在里面,我现在必须赶回企业,大家晚点联系。”

柯凡向沈驰投去信任又感激的目光,久久才挤出几个字:“去吧,辛苦你了!”

沈驰拍了拍柯凡的肩膀:“兄弟之间,不用那么客气!”

柯迪端着饭菜出来看到匆匆离去的沈驰,急忙说道:“这孩子,吃了饭再走啊!”

沈驰迅速穿好了鞋子,说道:“不了阿姨,企业还有事等着我回去处理,走了,阿姨再见!”

“再见,再见!有时间就过来。”

饭桌上柯迪望着认真翻阅资料的柯凡,欲言又止,她的儿子她太了解了。

见到柯凡吃得差不多了,柯迪大哭了起来:“怎么办呢?尚迪集团就要垮了,那些老股东是要把你爸爸赶尽杀绝啊!”

“尚震天这个老东西,他活该,死有余辜,你忘了他当初是怎么对大家母子两的吗?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醒醒了。”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爸,你身上流淌的是他的血。”

“从他抛弃大家那一刻起,我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大家吃了多少苦头才在这里扎根。”

“妈妈不希翼你一直带着仇恨生活。”

“妈,来不及了,仇恨的种子早就在我心底生根发芽、枝繁叶茂,有时候我想想,还真该感激尚震天,如果没有他的绝情,也不会有我今日的成就。”

“你就回国帮帮他吧,妈知道你的能力,一定能让尚迪集团起死回生的,救救你爸爸吧。”

“妈,我答应你我以后不会再碰赛车了,如果不是因为赛车,我也不会变成植物人,让你担惊受怕这么长时间。”

“你爸他后天的手术,他想见见你。”

“没有这个必要了,尚迪集团是个烂摊子,如果要挽救,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凡响集团沈驰一个人苦撑了那么久,我不想为了一个抛弃我的人牺牲掉我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企业。”

“可是妈妈还爱着他,不想看着他去死啊!”

两个人默默对视,沉默了数分钟。

柯凡妥协地说:“好,让我考虑考虑,明天给你答复,我要回去,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他,也看在尚迪集团里有一个‘迪’字。”

“好,好,好,你好好考虑,妈就不打扰你了。”柯迪转身露出了笑容,只要柯凡答应考虑,这事就八九不离十了。

柯凡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远处的夜景,心绪飘渺。

他掏出电话,拨通了沈驰的电话:“兄弟,是否愿意跟我转战国内,做我的左膀右臂,硝烟不停,奋战不止?”

电话那头传来了沈驰爽朗的笑声:“就知道你会做这样的决定,兄弟到哪我跟到哪!”

飞机划破长空……降落地面,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