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里遇见爱情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司徒博戥(děng)斜挎着一把旧吉他,漫无目的地走在喧嚣的大街上,经过本市最壮观的大桥,扶栏低望平静无澜的江水,如果心如止水该有多好?

桥上车来车往,桥的两边人来人往,司徒博戥破烂不堪的珊瑚色牛仔裤、微微泛黄的白色T-恤、洗得掉了色的牛仔外套,头顶是黑发,越往下是染过掉了亚麻色的枯发,胡子看上去有一种扎人的感觉,司徒博戥,注定和这座城格格不入。

司徒博戥卸下背上的旧吉他,就地盘腿而坐,把心爱的吉他捧在怀里,调了调琴弦,屏住呼吸,无精打采地望着远方,做了个深呼吸,精神抖首了起来,吉他声响,他又是那个追梦人!

一曲《忠孝东路走九遍》,边弹边唱,有热情、有呐喊、有悲伤、有回忆,此时此刻,司徒博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里面只有他的琴声和歌声,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一个人。

司徒博戥浸溺在自己的世界里,最后一句“谁会在意擦肩而过的心碎”唱得每个人心里揪揪的,又意犹未尽。

一曲罢,已经围了不少人,他紧闭双眸,右手拨动琴弦,《原来你什么都不要》熟悉的旋律没入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一只耳朵在深情的歌声里被叫醒了,除了歌声、琴声、过往的车声,人群鸦雀无声。

音乐总有扣人心弦、无法自拔、欲罢不能的魔力,至少对于司徒博戥而言音乐曾经是他的全部,可是为了生活,他不得不在今夜和音乐做个了结,今夜过后,放下吉他,紧闭嗓音,和音乐告别。

穿着白色运动鞋、超短裤、露脐衣、扎着冲天炮、嘴里叼着棒棒糖的习柆芈(lā mǐ)在人群中拉长着脖子朝司徒博戥观望,那好奇的小眼神不亚于观看动物园里表演的小动物。

不过她也很欣赏眼前的“老头”,因为他吉他弹得不错,嗓音也好听,就是这外形看上去太不着调了,三分样貌七分装,眼前这老头该不会是唱歌乞讨来着吧,想到这,习柆芈掏了掏口袋,终于从第四个口掏出了一张百元钞票。

习柆芈挤过人群走向司徒博戥,此时此刻的司徒博戥正在弹唱一首自己创作的歌《爱上寂寞》,当司徒博戥唱到“如果可以选择,谁又真的会爱上寂寞”时,习柆芈停住了脚步,手里紧紧握住钞票,眼里泛着泪光,心被歌词牵着走,眼前的“老头”在不经意间扎进她的眼里,钻进她的心里。

又一曲尽,掌声此起彼伏,司徒博戥抱着吉他站起来,朝人群深深地鞠了一躬,只有习柆芈看到了他眼角滴落的泪和颤动的嘴角,看到司徒博戥转身要走,习柆芈把钱递给司徒博戥,急切地说:“喂,老头,这是……这是给你的……嗯,出场费,出场费!”

司徒博戥抬头看着眼前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女孩,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你误会了。”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老头,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习柆芈气得直跺脚,见司徒博戥没有停下的意思,焦急地说:“喂,老头,礼尚往来你懂不懂,我叫习柆芈,听了你三首歌,总不能白听吧,现在为你跳一曲舞,也算扯平了,你可否为我再弹一曲?”

司徒博戥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不远处的习柆芈,就因为这一个简简单单的转身,注定了他在这座城市的不平凡,以及自己和眼前这个女孩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关系。

司徒博戥眯着眼看着习柆芈,他欣赏她的直白,既然选择放下,那就让眼前的女孩用舞蹈为自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看到司徒博戥转身,习柆芈双手握拳,激动不已,见状,司徒博戥露出了一个短暂的久违的笑容,习柆芈一首叉腰,一首伸出食指指向天空,大声说到:“嘿,老头《饿狼传说》,起!”

粤语司徒博戥是不会的,但是幸好这首他会,一弹唱,一舞动,羡煞旁人,四目对视,迸射出新奇的情愫,这样初见的电波,成为日后彼此最美好的回忆。

原来,一个人的眼里一旦被一个人填满,再多的旁物也只是空白,对于一事无成、未来渺茫的司徒博戥,爱上一个人是一件豪侈至极的事,音乐的梦断了,他还有其他的理想,他更不允许一个陌生的路人轻而易举揉进自己的心里。

习柆芈,一个踩着节奏舞动的精灵,自由街舞充分展现了她的自由和放荡不羁,一个在万千宠爱中长大都还又岂会明白贫苦人的无奈?

司徒博戥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舞真的很棒,曲终人散,司徒博戥背起吉他转身就走,不顾身后边擦干边喊叫的习柆芈。

习柆芈冲着司徒博戥的背影大声喊:“喂,老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你别走啊!”

人群散了,习柆芈安静地站在原地,望着桥的尽头渐渐消散的背影,有遗憾、有期待。

司徒博戥步行回到租住的不足十平米的地下室小屋,从床底拉出吉他箱,将吉他轻轻擦拭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把吉他放进吉他箱,闭着眼睛将吉他箱推进了床底。

司徒博戥望着床尾挂着的黑得压抑的西装、白得吓人的衬衫、红白黑相间麻眼的横条领带,还有不远处澄澄发亮的皮鞋发着久久的呆,这些几乎是他花了全部积蓄从队长那里换来的。

司徒博戥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从抽屉里取出了理发器和刮胡刀,他对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直径不到十厘米的圆镜子用理发器给自己推了个平头,不舍地望着地上的乱发,用刮胡刀刮着沧桑的胡子。

司徒博戥洗好澡后,对着小小的镜子说:“哇,原来司徒博戥竟然这么帅啊!明天就要给人看门咯。”

阳光普照,然而地下室永不见天日,闹钟叫醒了司徒博戥,因为企业比较远,虽说八点半打卡上班,但是他必须提前一个小时出门,要挤公车才能到企业。

西装革履让司徒博戥很不自在,他来到企业就直接被叫去开晨会了,队长方超志可谓是喋喋不休,不管怎么样,新人报道,司徒博戥还是很认真的听着。

方超志指着司徒博戥说:“那个司徒什么什么的,怎么起个怪名字,四个字我只认识了一半,你等一下跟着我,熟悉一下环境,顺便告诉你哪些是企业的禁忌。”

散会后司徒博戥跟着队长方超志来到企业一楼大厅,队长认认真真的讲着:“大家是企业最低等级的保安,混得好直接往26楼升,那可就离飞黄腾达不远了。企业有很多禁忌,不该管的别管,不该问的别问,以后上手了,也就慢慢懂了,今天先安排你在大门门口迎宾吧,瞧你这外形,不用浪费了。”

站在门口的司徒博戥特别的别扭,他模仿着跟他同岗位的同事,点头哈腰问好,虽然不屑,但是他需要生活啊!

另一个同事突然紧张起来:“司徒博戥,注意了,总裁来了!”

司徒博戥朝着停在门口的加长版劳斯莱斯望去,从车上下来一位精神矍铄的银发老者,左侧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掺扶着,右侧一个穿着公主裙、长发飘飘的女孩轻扶着。

当他们走近时,只见同事英姿飒爽,立正站好大声说:“总裁好、总经理好、大小姐好!”

还用眼神暗示司徒博戥,司徒博戥心领神会,也有样学样说着:“总裁好、总经理好、大小姐好!”

当女孩经过司徒博戥面前,他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很快就被自己否定掉了。

习柆芈退到司徒博戥跟前,瞪着大眼睛,抿着小嘴对司徒博戥看了又看,好奇的问:“大家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司徒博戥不动声色,用力摇摇头,习柆芈不做纠缠,迅速离开,爷爷和爸爸还在等她呢,三人进了专属电梯直升26楼。

司徒博戥望着电梯的方向,只是一曲之缘,况且判若两人,一定是看错了,他无奈的摇摇头。

同事调侃到:“司徒博戥,别看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想了,轮不到咱们,人家可是铠芈集团的千金小姐。”

司徒博戥顿了顿,说:“也有可能是天鹅咬着癞蛤蟆不放也说不一定。”

玩笑归玩笑,司徒博戥不想靠任何人,他的未来他做主,纵使粉身碎骨。

『未完待续…』

《司马优选好故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