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道呼吸——尸油

『纯虚,如雷,属巧』

网图,侵删!

“喂,你好,请问是徐婷女士吗?我是××监狱监狱长,你的先生李义昨夜咬舌自尽,抢救无效,宣布死忙,请节哀,相关事宜,见面详谈……”徐婷放下手机,李义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边。


『一』

徐婷胃里翻腾倒海,带着一股恼怒、一股憎恨、一股吝惜、一股懊悔,缓缓地向李义走去,鲜艳的亮橘色囚服显得特别的刺眼,李义的脸上先是一阵见到心爱人儿的喜悦,继而戏谑的笑容在脸上绽开。

相较于李义的淡定和玩世不恭,徐婷脸上的表情更为复杂,她慢慢地坐了下来,右手拿起玻璃壁上的电话。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你有三个弱点:善良、不懂拒绝、孩子。”李义拿着电话,一副笃定又吊儿郎当地说。

隔着玻璃看着近在咫尺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他的声音穿过电话线,透过话筒钻进耳朵里,有一种温暖柔情伴着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徐婷的心在发凉,身在发抖,紧握电话,假装镇定。

“怎么?怕了?没想到我把你看得透透的吧?我怎么会不把你看透啊,你可是我李义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啊!为了你,我可以连命都不要。”李义紧咬牙关,硬是把欲夺眶而出的泪狠狠地逼了回去。

“笑话?爱我?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不知不觉两串泪珠奔出眼眶,无情地低落在徐婷左手的手背上。

“大家原本可以很幸福,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把我活活逼成杀人嗜血的魔鬼?”李义一手重重地捶向玻璃,引来狱警的阻止:“李义,老实点,时间快到了!”

徐婷哑口无言,含泪冷漠地看着李义。

“徐婷,忘了告诉你,你不仅吃了林杰的尸油,还吃了我的血,那晚的鸭血汤不是真的鸭血,而是人血,我的血!你还夸我煮得好吃来着。”说着自豪地哈哈大笑起来。

徐婷忍不住一阵阵的干呕起来,对着话筒大喊:“李义,你个疯子,穿着这一身最后的色彩赶快去死。”

“徐婷,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失控啊!好,很好!”李义激动地说。

抬头仰望苍白的天花板,李义收回视线,平静地看着徐婷,淡定里带着一丝丝悲痛。

“徐婷,现在你的身体里住着两个男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身体里抗衡,你的心注定不会好过,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说完,李义迅速挂了电话。

李义在狱警的陪同下转身离开,他不想再看到徐婷的眼泪,走向死亡的脚步总是带着无力的绝望。

李义艰难的迈着脚步,边走边轻轻的说:“徐婷,我爱你,永别了。”

这样轻微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到,就连身旁的狱警也是听不到的。

徐婷望着渐行渐远的李义,期盼他回头,又害怕他回头,直到李义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铁栏的尽头。

徐婷像风一样奔跑着冲出监狱,孤独的走在细长的公路上,整个人极度的不好,忽冷忽热,边哭边笑,时跑时走。

她厌恶极了自己的身体,觉得自己从头到脚,从皮肤到血液,都是肮脏不堪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徐婷来到一条小河边。

望着奔流的小河,徐婷扶着护栏,有跳下去,一了百了的冲动,可是一想到儿子祥祥,他才五岁啊,她怎么能、怎么忍让他一个人孤孤零零在这无情的世间苟活?

想到这,徐婷放声大笑起来,果然最了解自己的人还是李义。

『二』

徐婷把祥祥哄睡着了,从房间走向客厅,拉开抽屉,取出香烟和打火机,双手颤抖地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细细长长的女人烟,迫不及待将烟衔在嘴里,打了一下火机,没打着,再打一次,火苗串得好高,烟被点着了,一边吸吮,一边蕴出虚无缥缈的烟雾。

白天还好,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徐婷就会特别的害怕,她都遗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上吸烟的,烟是个坏东西,会让人上瘾,烟也是个好东西,能使人淡忘。

徐婷懊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红杏出墙,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在遇到林杰后,徐婷才真正有了恋爱的感觉,才发现和李义的婚姻,平淡无奇到连一杯白开水都算不上。

林杰家就在隔壁,这些年一直带着妻女在外面闯荡,一年前衣锦还乡。

起初她和林杰只是点头之交,久而久之,她发现每次见到林杰,都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想躲开又想遇见。

她总会用心留意林杰,发现他不仅长得帅气,而且很会穿搭,谈吐风趣,没有不良嗜好,闲暇时打打篮球、钓钓鱼。

她总会精心打扮,有意无意出现在林杰出现的地方,像一个少女追逐着暗恋的对象,完全遗忘了自己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

直到有一天,她见不得光的爱有了回应。

“婷儿,你真美!我喜欢你好久了。”林杰深情款款地对徐婷说。

徐婷激动不已,开心地说:“林杰,在你身上我闻到了爱情的味道。”

从此两个人背着各自的家庭开始了一场违背道德、玩火自焚的爱恋。

爱情原本是美好的,但是缺失了底线,就埋下了危险的种子,在有朝一日爆发,便一发不可收拾。

李义开了一个碳厂,自己是老板也是员工,为了多赚钱,早出晚归,几乎全年无休,虽然如此,他都会挤出时间做早餐和晚餐,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徐婷最好的生活。

李义渐渐发现了徐婷的异样,一天他尾随徐婷,最不堪,最残忍的一幕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哭着跑着离开,在空无一人的球场上大声呐喊……

李义装作若无其事,可是隐忍久了,一个可怕的计划渐渐衍生,他是男人,就应该做男人该做的事。

『三』

一个布满星辰的夜,李义以徐婷的名义约林杰在碳厂附近见面,林杰如约而至。

“怎么是你?”林杰惊讶地问。

李义似笑非笑地说:“怎么不能是我?你心虚了?”

“心虚,我为什么会心虚?”林杰狂妄地答。

“你明知故问。”李义气愤极了,恶狠狠地说:“你以后离徐婷远点。”

林杰哈哈大笑起来:“李义,你搞错了,离不开我的是你老婆。是她死乞白咧地粘着我,甩都甩不掉,她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婊子,也只有你傻,把她捧在手心里当宝贝。”

听完这话,李义气到不行,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的妻子,哪怕她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一气之下李义捡起了地上的石头,狠狠地向林杰头部砸去,瞬间血花四溅,林杰倒地,不省人事。

李义背起血淋淋的林杰,艰难的走到了碳厂,他简单的搭了些木材,把林杰拖上去,淋上柴油,点着了火。

干柴烈火,熊熊燃烧,夜很静很静,夜无风,火光映着李义面目狰狞的脸。

大火中,林杰坐了起来,但很快便无法动弹,红艳艳的火海里一个黑影孤独的坐着。

大火迅速蔓延,整个碳厂火光冲天,李义就那么无动于衷又如释重负呆呆地看着。

李义脱下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把它们丢进了火海,全身只留了一条裤衩,他跑到河边,跳进水里,他要让河水冲走所有。

夜很深,火在烧,李义一路狂奔回到家里,重新洗了个热水澡,静静地躺在妻儿身边,一切既是结束也是开始……

很多天过去了,大家都在找寻林杰的踪影,往往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准。

徐婷在饭桌上质问李义:“是你,对不对?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李义怒瞪徐婷:“怎么,心疼了,你以后再也不必心疼了,他死了,你该收心了。”

徐婷推翻桌上的饭菜,哭着说:“你把他还给我。”

李义鼻子一酸,抱头痛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他抬头望着徐婷:“还不了了,他被我炼成尸油,用来烧菜给你吃了。”

徐婷停止了哭泣,恶心、泛酸、呕吐,站起身来狠狠地抽了李义几巴掌。

李义哭哭笑笑瘫坐着,任凭徐婷的巴掌落下,只迎接,不反抗。

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打累了,徐婷全身无力、头脑空荡,眼神空洞,完全虚脱了似的倒在地上。

徐婷缩起了身体,仇视地说:“我要报警,让你以命偿命。”

李义耸耸肩:“无所谓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累了。”说完,转身离开。

警察上门的时候李义淡定得很,他没有选择自首,而是在被抓之前做一些自己认为重要的事。

『四』

处理完李义的后事,徐婷每天如行尸走肉般生活,但是为了儿子,她不得不强颜欢笑。

心魔太可怕,总会在一个个漆黑的夜里被唤醒,如同一双铁手,用力扭着她的心脏,连呼吸都变得奢望。

烟蒂铺满一地,她总会在儿子醒来之前清理干净,然后若无其事的过着白天正常人该有的样子。

一天,一个律师找到了徐婷,他是李义的委托律师。

夜晚,林婷吸着烟,撕开了信封,房产证、两本结婚证、一张信笺滑落下来。

徐婷展开信笺,李义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我最亲爱的徐婷:

? ? ? ? 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大家已经阴阳相隔了,信封里的这些,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了,无论如何,请你好好的活着。

? ? ? ? 没有什么所谓的尸油、人血,那些都是我用来吓唬你的,这样我的心里才会平衡。

? ? ? ? 往后余生,请你不要太善良,要学会拒绝,儿子再重要,也没有你重要,把自己照顾好来,好好爱自己。

? ? ? ? 我和林杰都不值得你去爱,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我何德何能,才娶到了你,我以为只要全心全意付出,你也会真心真意回馈,原来我错了,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 ? ? ? 这里你是呆不下去了,换个环境吧,房子、车子、孩子的学校都安排好了,你过去就好,给你找了份工作,让自己忙起来,你才能更好的遗忘。

? ? ? ? 不说了,虽然还有好多想说的话,后半辈子没有我,你也要活得精彩哈!

? ? ? ? ? ? ? ? ? ? ? ? ? ? ? ? ? 无论在

? ? ? ? ? ? ? ? ? ? ? ? ? ? ? 天堂还是地狱

? ? ? ? ? ? ? ? ? ? ? ? ? ? ? ? 永远爱你的

? ? ? ? ? ? ? ? ? ? ? ? ? ? ? ? ? ? ? 李义

? ? ? ? ? ? ? ? ? ? ? ? ? ? ? ? ? (绝笔)


另一座城,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以最阳光的笑容面对生活,却在黑暗里孤独添伤。

《司马优选好故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